<rt id="mcwa6"></rt><acronym id="mcwa6"><center id="mcwa6"></center></acronym>

開一代風氣的杜甫題畫詩

2019-04-21 11:30:31 來源:現代語文網

詩圣杜甫,為我國詩學發展作出過巨大的貢獻,人所共知,有口皆碑。專門評論杜詩的著作,不勝枚舉,多種文學史、詩史都有專章詳細論述。這里,主要論述他在題詠畫藝方面的重大成就。

開一代風氣的杜甫題畫詩

杜甫是詩人,不是畫家,但是他與唐代許多名畫家交往密切,有條件觀賞到許多名畫,有著較高的繪畫藝術鑒賞能力,為他寫好題畫詩、論畫詩,融通詩畫藝術,提供了堅實的生活基礎和良好的藝術環境。天寶年間,他與王維、鄭虁、劉單等人有過交往,安史亂中,他避地西蜀,結交蜀地畫家王宰、曹霸、韋偃等人,題寫了二十余首優秀的題畫詩篇,構想奇特超絕,章法縱橫跌宕、氣勢雄渾激蕩,“后人往往宗之”,開啟了后代題畫詩的無數法門,影響極為深遠。綜觀杜甫題詠繪畫的詩篇, 大體可以分為三個類型:一,專門題詠某一位畫家的某一幅畫作,是典型的題畫詩,如《畫鷹》《戲為韋偃雙松圖歌》;二,泛詠畫家畫藝,是為論畫詩,如《丹青引贈曹將軍霸》《觀薛稷少保書畫壁》;三,用詩歌詠寫畫家的生活、思想,如《醉時歌贈廣文館博士》《有懷臺州鄭十八司戶》等。其中,題畫詩、論畫詩的成就最大,在唐宋時代,無人可與倫比,素為大家所傳誦。

杜甫在詩畫融通史上的地位,方東樹《昭昧詹言》卷二十一曾說:

唐以前未見題畫詩,開此體者老杜也。

方氏說杜甫是題畫詩的開創者,未免失當。從我國題畫詩的發展歷史考察,唐以前,已經有題畫詩出現,但還處于草創階段,藝術上很不成熟,如晉代桃葉《答王團扇歌三首》,齊代丘巨源《詠七寶扇詩》。至北周庾信出,《詠畫屏風二十五首》,題詠屏風上的畫作,題畫的宗旨比較明確,對畫面的描寫也比較細致。到了唐代,題畫詩漸趨成熟,宋之問的《詠省壁畫鶴》,題詠薛稷的鶴畫;徐安貞的《題襄陽圖》,題詠自己畫的《襄陽圖》;李頎《李兵曹壁畫山水各賦得桂水帆》,題詠李兵曹(名未詳)的山水壁畫;王維的《崔興宗寫真詠》,題詠自己為崔興宗畫的肖像畫,梁锽《觀王美人海圖障子》,題詠女畫家王美人的《海圖障子》,都是符合題畫詩藝術特質的作品。比杜甫年長的李白,寫過不少題畫詩,將自然美與繪畫美相結合,將繪畫美與詩藝美相綰通,將畫境與詩境相渾融,是初盛唐時代題畫詩人中藝術造詣較高的一位?梢,在杜甫生前,題畫詩的發展漸趨成熟,杜甫并不是題畫詩的開創者。與同時代的詩人相比,杜甫寫作的題畫詩,數量最多,藝術造詣最高,取得的藝術成就最大,開一代風氣,后人往往宗尚之。他的題畫詩、論畫詩,具有如下五大審美特征:

首先,運用歌行體寫作題畫詩。

杜甫喜用歌行體寫作題畫詩、論畫詩,如《天育驃騎圖歌》《題李尊師雙松圖歌》《畫鶻行》《姜楚公畫角鷹歌》《丹青引贈曹將軍霸》。這種詩歌體式,便于鋪陳其事而歌唱之,句式自由、開合多變,行筆舒卷自如,易于描寫、表情、達意。

《丹青引贈曹將軍霸》,是一篇代表作,全詩融敘事、議論、抒情于一爐,章法跌宕縱橫,氣勢動蕩,波瀾迭起,以學書襯丹青,以寫貌襯畫馬,以真馬襯畫馬,以弟子韓干襯曹霸,以昔盛襯今衰,“多少事實,多少議論,多少頓挫,俱在尺幅中”(楊倫《杜詩鏡詮》引張場庵語)。申涵光甚至說他是“古今題畫第一手”(仇兆鰲《杜詩詳注》引)。

《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障歌》也使用歌行體,全篇共分六層詩意:開端四句,第一層,寫畫;“畫師亦無數”以下六句,第二層,贊賞畫家;“得非玄圃裂”以下八句,第三層,寫畫兼贊畫藝;“野亭春還雜花遠”以下六句,第四層,描寫畫面景物;“劉侯天機精”以下八句,第五層,贊賞畫家兼寫畫;最后四句,第六層,贊賞畫藝。詩人并不是采用描寫畫面加贊賞畫藝這種常見的方式,而是綜合運用多種表現手法,層層深入,極意鋪陳,詩意反轉多變,開合自如,詩味濃郁醇厚,增添了無窮的藝術感染力。黃生《杜詩說》:“寫畫與贊賞,分作數層說,反復濃至!彼脑u語,恰切地說出杜甫題畫歌行體的妙處。

其次,不粘煞畫面發論。

杜甫題畫,不粘著畫面發論,常常以畫作真,或以真作畫,變化莫測,庶幾能融會詩情畫意,寫出無限感慨來!懂孃棥罚

素練風霜起,蒼鷹畫作殊。身思狡兔,側目似愁胡。絳鏇光堪摘,軒楹勢可呼。何當擊凡鳥,毛血灑平蕪。

詩先從真鷹寫入,中四句,描寫畫上蒼鷹之逼真,畫之神采畢現,尾聯又由真鷹生發感慨,想象鷹擊凡鳥作結!俺孙L思奮之心,疾惡如仇之態,一齊揭出”(浦起龍《讀杜心解》語),此即不粘不脫的美學特征。誠如吳瞻泰評論那樣:“若寫鷹,卻又不是寫鷹,若寫畫鷹,卻又若寫真鷹,變幻無可端倪!保ā抖旁娞嵋肪砥撸

《韋諷錄事宅觀曹霸將軍畫馬圖》,是諸多題寫馬畫詩中很有特色的一首:

國初已來畫鞍馬,神妙獨數江都王。

將軍得名三十載,人間又見真乘黃。

曾貌先帝照夜白,龍池十日飛霹靂。

內府殷紅馬腦盤,婕妤傳詔才人索。

盌賜將軍拜舞歸,輕紈細綺相追飛。

貴戚權門得筆跡,始覺屏障生光輝。

昔日太宗拳毛,近時郭家師子花。

今之新圖有二馬,復令識者久嘆嗟。

此皆騎戰一敵萬,縞素漠漠開風沙。

其余七匹亦殊絕,迥若寒空動煙雪。

霜蹄蹴踏長楸間,馬官廝養森成列。

可憐九馬爭神駿,顧視清高氣深穩。

借問苦心愛者誰?后有韋諷前支遁。

憶昔巡幸新豐宮,翠華拂天來向東。

騰驤磊落三萬匹,皆與此圖筋骨同。

自從獻寶朝河宗,無復射蛟江水中。

君不見金粟堆前松柏里,龍媒去盡鳥呼風。

這首詩,將畫馬與真馬交替描寫,反復轉換,不粘煞畫面上馬的形象,從而發出議論,寫出曹霸今昔榮枯的迅變和唐王朝興衰的世運。劉鳳誥《杜工部詩話》卷三:“篇中就馬之盛衰,想國之盛衰,不勝其痛!

杜甫開創的這種藝術手法,后人往往仿效之。方東樹《昭昧詹言》卷二十一云:“其法全在不粘在畫上發論,如題畫馬畫鷹,復從真馬真鷹開出議論,后人可以為式!

其三,贊畫兼贊畫家。

杜甫《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》:“十日畫一水,五日畫一石。能事不受相促迫,王宰始肯留真跡!彼木湓,先贊畫家王宰,極寫其嚴肅認真的創作態度。其下七句,即是“留真跡”的具體內容:“壯哉昆侖方壺圖,掛君高堂之素壁。巴陵洞庭日本東,赤岸水與銀河通,中有云氣隨飛龍。舟人漁子入浦溆,山木盡亞洪濤風!睂懏嬅,極贊其畫之壯美。吳瞻泰《杜詩提要》卷六說:“描寫真實鑒人,平心靜氣以求,風雅絕倫,而畫師身分亦躍躍紙上!蓖ㄟ^畫面山水的描寫,而畫師精心構思的情狀,也隨之而出,所以金圣嘆贊曰:“不惟寫妙畫,兼寫王宰妙士來!保ā恫抛佣鸥狻肪矶

杜甫《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障歌》,正是一首贊畫兼贊畫家的典型例證!爱嫀熞酂o數,好手不可遇。對此融心神,知君重毫素。豈但祁岳與鄭虔,筆跡遠過楊契丹!痹娋湎日娣Q贊劉單,作畫時“能融心神”,重視筆墨功夫“重毫素”,畫藝高超絕倫,在無數畫師中,他是難得遇到的好手。接著,再以隋代畫家楊契丹,當代畫家祁岳、鄭虔作陪襯,凸現劉單的畫藝高妙。又云:“劉侯天機精,愛畫入骨髓。自有兩兒郎,揮灑亦莫比。大兒聰明到,能添老樹巔崖里;小兒心孔開,貌得山僧及童子!痹娙诉M一步夸贊畫家劉單酷愛繪畫藝術,他的兩個兒子心靈手巧,能在畫上補綴老樹、山僧、童子?滟潈鹤,目的還在于稱贊劉單的畫藝。

杜甫這種贊畫兼贊畫家、“寫畫與贊賞”并舉的例子,還很多,如《畫鶻行》《題壁上韋偃畫馬歌》《題李尊師松樹障子歌》等,都有異曲同工之妙,讀者可以細細參悟。

其四,使筆如畫,句句著畫。

杜甫詩本身富有畫意,具有“詩中有畫”的審美特征。宋代畫家郭熙曾擷出杜詩中“有發于佳思而可畫者”的詩句,如“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見群鷗日日來”,“遠水兼天凈,孤城隱霧深”。這種“詩中有畫”的詩句,在杜甫集中可以隨手拈來,如《絕句》:“江碧鳥逾白,山青花欲燃!薄堵靡箷鴳选罚骸靶请S平野闊,月涌大江流!薄督溪毑綄せā罚骸傲暨B戲蝶時時舞,自在嬌鶯恰恰啼!边@種審美特征,早被前代詩論家發見并標舉出來。如《虁州歌十絕句》:“楓林橘樹丹青合,復道重樓綿繡懸!逼制瘕垺蹲x杜心解》說:“詩可作畫。青紅層疊,樓榭參差,不嫌山體之孤峻矣!庇秩纭兑袄稀罚骸耙袄匣h邊江岸回,柴門不正逐江開。漁人網集澄潭下,估客船隨返照來!秉S生《杜詩說》卷九:“前幅摹晚景,真是詩中有畫!焙蟠S多畫家,都喜用杜甫詩意作畫,如杜堇《古賢詩意圖》、周臣《柴門送客圖》、張崖《杜甫詩意圖》等。

杜甫正是使用富有畫意的詩筆來題畫,從而形成他的題畫詩“使筆如畫、句句著畫”的審美特征。清方薰《山靜居論畫》就指出過這一特征,說:“自來題畫詩,亦惟此老使筆如畫!

杜甫《畫鷹》詩,首聯就題寫,形容畫鷹栩栩如生。頷聯緊承,具體描寫畫鷹靈動的神態,如同真鷹一般。頸聯仍就“畫作殊”著筆,寫畫鷹之氣勢,呼之欲出。尾聯,詩人由畫鷹轉入真鷹,發出“擊凡鳥”的藝術意想。這首題畫詩,句句寫鷹,處處不離畫,在工整嚴謹的格律中,詩筆靈活飛動。金圣嘆《才人杜詩解》卷一:“句句是鷹,句句是畫!蓖跏慷G《帶經堂詩話》卷三GA996論此詩:“命意精警,句句不脫畫字!贝_是切中肯綮的品評。

杜甫《奉觀嚴鄭公廳事岷山沱江畫圖十韻》詩的中間十二句:

白波吹粉壁,青嶂插雕梁。

直訝松杉冷,兼疑菱荇香。

雪云虛點綴,沙草得微茫。

嶺雁隨毫末,川蜺飲練光。

霏紅洲蕊亂,拂黛石蘿長。

谷暗非關雨,楓丹不必霜。

細細分別描寫畫面各處景物,以真境作畫境,句句寫畫,卻又不見畫字!都Ъ易⑴c杜工部詩集》卷一一:“此篇句句首畫意,政似未離本處!眲F《杜詩集評》卷一三引查慎行評曰:“山水分對,妙在句句是畫圖。山水并起,以下句句分承!

其五,以畫法為詩法。

以畫法為詩法,是一種標志題畫詩異于普通詩篇的獨特表現技法,反映出題畫詩的藝術特質。而最早運用這種技法的人,便是杜甫!斗钕葎⑸俑庐嬌剿细琛,便是運用畫法寫作題畫詩的代表性作品。王嗣奭《杜臆》做過如下分析:

畫有六法,氣韻生動第一,骨法用筆次之。杜以畫法為詩法,通篇字字跳動,天機盎然,此其氣韻也。如“堂上不合生楓樹”,突然而起,已而忽入“滿城風雨”,已而忽入兩兒揮灑,飛騰頓挫,不知所自來,此其骨法也。至末因貌得山僧,忽轉到若耶、云門,青鞋布襪,闋然而止,總得畫法經營之妙。而篇中最得畫家三昧,尤在“元氣淋漓障猶濕”一語。試一想象,此畫至今在目。詩中有畫,信然!

王氏說得很有道理,劉鳳誥《杜工部詩話》卷三,亦主其說,謂“通篇以畫法為詩法”。吳瞻泰《杜詩提要》卷五說:“來時以真入畫,逝時以畫入真,靈變生動,云煙縹緲,亦正與畫法相似!碑嬚摷覀儺惪谕暤胤Q許杜甫的這種技法。

杜甫《丹青引贈曹將軍霸》,全詩章法跌宕頓挫,波瀾迭起,首尾完整,前后呼應,用繪畫中以賓襯主的方法,作為詩法。葉燮對此詩也有詳盡的分析,以畫法來分析杜詩的章法!对姟ね馄罚

蓋將軍丹青是主,先以學書作賓;轉韻畫馬是主,又先以畫功臣作賓,章法經營,極奇而整!缓笤亣@將軍善畫,包羅收拾,以感慨系之篇終焉。章法如此,極森嚴,極整暇。

杜甫深諳畫家三昧,所以能寫出“摹寫丹青之絕特”(浦起龍《讀杜心解》語)的題畫詩來。葉氏用畫法分析杜詩的章法,才能將杜甫“以畫法為詩法”的題詩特征充分表現出來。

杜甫題畫詩的很多藝術技法,前所未有,開出無數法門。沈德潛《重訂唐詩別裁集》卷六說:“題畫詩自少陵開出異境,后人往往宗之!倍鸥^承了前代和同時代詩人寫作題畫詩的創作經驗和優良傳統,加以發揚光大,創新變化,開創出許多融通詩畫藝術的獨特技巧,開出新境界,開一代風氣,成為后代詩人學習的楷模。仇兆鰲《杜詩詳注》卷四論《奉觀嚴鄭公廳事岷山沱江畫圖十韻》說:“昔人論此詩,為宋人詠畫之祖!眲ⅧP誥《杜工部詩話》也說此詩“開宋人詠畫之祖”,極大地推動我國題畫詩發展的歷史進程,為后代詩畫融通事業作出了杰出的貢獻。

熱點圖文

3d试机号